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萨提亚  >   萨提亚名师访谈  >    内容

心灵的重塑

作者:危娜|文章出处:《心灵成长》第4期|更新时间:2010-06-29

  ――香港家族治疗师林沈明莹专访

  想起林沈明莹博士我就觉得抱歉,在采访的过程中,为了符合摄影师的摄影安排,居然把她放在正午大太阳下,晒了快半个小时。但是,她很体谅。

  林沈明莹是那种好打交道的人,亲切柔和,隐隐地透出大家闺秀的气息。

  家族治疗大师玛莉亚·葛莫利在她的传记中对她有专门地感谢:“从一九八六年开始,她就当我的翻译,若是少了她,我根本无法教学。她不只是翻译,而且能体验过程,以感受和灵魂来传达……”

  林沈明莹女士生命的转化,也是萨提尔家族治疗的最好见证,本来是传统家族主妇的她,育有五个孩子,但是凭著勇气与冒险,今天的林沈明莹是一位治疗界的专业人士,在香港、台湾、澳门以及现在的中国都设有自己的工作坊。

  以下是《心灵成长》杂志对林沈明莹的专访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那您回香港之后从事什么工作呢?

  林沈明莹:刚去香港的时候就是抱孩子啊,做家庭主妇,那时候我是五个孩子的妈妈,我在美国生了老大,搬到香港后又生了四个。但是我觉得我这个妈妈做的不好,于是我就开始寻找,想看一看有没有什么亲子辅导之类的课程,后来慢慢地就接触到了萨提尔家族治疗工作坊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您第一次接触到萨提尔工作坊的时候,最触动您的是什么?

  林沈明莹:最让我震撼的是一个叫做“五种自由”的体验活动。在活动中,我被蒙住眼睛、耳朵、嘴,并且捆住手和脚。当时的感觉一片黑暗,我哭得很厉害,因为那种状态就是我一直的生存状态。

  从小我就是那种很乖的女孩,有很多东西捆绑著我,例如说家规呀、四书五经呀、还有传统啊。后来从美国到了香港之后,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,我就更迷失了自己。那个时候的我不会讲广东话,路也不认得,又没有朋友,每天就是忙孩子,整天围著孩子转。

  可是在那一次的体验中,我下定决心要让自己获得自由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那您迈出的第一步是什么呢?

  林沈明莹:先是一小步。以前我都是一天24小时在家里,后来我让自己多参加工作坊,但是我还是每天都回家,再后来,我就慢慢地不那么常回家了。

  在进入成长之前,我是百分之百的讨好(萨提尔模式中应对压力有四种沟通姿态:讨好、指责、超理智、打岔),是典型的中国式贤妻良母,老公说什么,我就去做什么。学习成长课程之后,我变得没那么听话了,开始有了自我意识。

  但是我的先生开始失落了,因为当我百依百顺的时候,他觉得那代表我爱他,当我不再百依百顺的时候,他开始怀疑:你到底还爱不爱我?这就需要夫妻双方花时间 去磨合和沟通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你拥有三十年以上的婚龄,可以谈谈什么是婚姻中的沟通吗?

  林沈明莹:我想讲一个故事,我和我的先生在美国刚刚结婚的时候,他对我说:“你煮锅汤给我喝吧。”我说:“那很容易呀。”我就把西红柿炒蛋加点肉丝,放点水,煮成汤。然后,我很开心的端了汤给他,可是我看到他的脸色不对,我觉得很奇怪,就对他说:“你不是要喝汤吗?看起来似乎又不喜欢了?”

  后来我到了香港,才知道他说的那种汤,指的是那种老火炖汤。而我从小生活在中国大陆,我们家的汤就是这种蛋花滚水汤。所以在婚姻里面,不仅仅是两个人在一起,同时我们也把自己家庭的历史带过去。在婚姻之中,只有了解了伴侣的家庭历史与文化背景之后,真正的沟通才会发生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您的童年是怎么样度过的呢?

  林沈明莹:我写过一篇文章就是关于我的童年的,题目是“从毛毛虫变成蝴蝶”。因为在我小的时候,我们家是从大陆逃到台湾的,所以开始的日子很苦,父母都很抱怨。我的母亲是个指责型的人,在她的眼里,我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满足她的要求。

  所以我怎么讨好都没有用。我的父亲虽然很疼我,但他的要求很高,我就只有更加努力,更加讨好,坚持做到最好,在家做个乖女儿,在学校做个乖孩子,我真的是很乖。我到大学毕业之前,都还没有交过男朋友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在萨提尔家族治疗工作坊里面,有雕塑过您的家庭吗?

  林沈明莹:有,玛丽亚·葛莫莉给我做了整整三天的家庭古典重塑。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看到了我母亲的成长。在家庭雕塑中,我看到我的母亲怎样从指腹为婚开始,嫁到名门望族的沈家,也就是我的父亲家里,那时候,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从来没有见过面。看到她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,我的感触很深,很震撼。

  因为我的生命在某些方面也和我母亲的命运一样。我嫁到香港也是完全陌生的,也经常有一种飘浮的感觉。经过这样一个完整的家族重塑,我与母亲发生了很深的连结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从大陆到台湾,从台湾到美国,从美国到香港,整个都是一种飘浮的感觉吧?

  林沈明莹:是的。台湾人看我是外省人,美国人看我是中国人,在香港的时候,我不会讲广东话,香港人又看我是大陆人。现在我回到中国开工作坊,你们又觉得我是香港人。(笑)

  但是上次我去到中国武汉的时候,当我碰到长江水的时候,我很感动……(泪下)

  《心灵成长》:是因为想起那首诗吗?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”

  林沈明莹:那种感动是一种触到根的感觉,我现在讲起来心里还是很感动。不管怎么说,我是中国人,祖国是我的归属。我想把自己所学回馈给华语地区的人们。所以,我现在的工作坊大部分是对说华语的人开放的,我觉得蛮有尊严和成就感。

  并且我觉得家族治疗模式很适合中国人,因为中国人很重视家庭,受家族的影响太深了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对于萨提尔家庭治疗您有什么要说的呢?

  林沈明莹:在萨提尔的家庭治疗中,家庭重塑是最难的,如果随便做的话,会有危险的。我常常用的比喻就是外科医生的外科手术刀,家庭重塑就如同那把手术刀。对于病人来说,手术刀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那个握著手术刀的医生怎么样使用及他的手术经验。所以我认为什么样的治疗手法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看治疗师这个人怎么样使用及他的修养。一位治疗师的品质,还有热情与慈悲是最重要的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在您的工作坊中有一句薪火相传的话是怎么说的?

  林沈明莹:点燃我的蜡烛,照亮你的火柴,然后你用你的火柴,点燃你自己的蜡烛。这句话的次序是很重要的,因为有个比喻在这里面。我们一定要相信我们拥有自己的资源,所以不是别人帮我点亮我的蜡烛,而是我自己用自己的 能力去点亮我的蜡烛。

  《心灵成长》:谢谢您,沈明莹女士。
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