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萨提亚  >   萨提亚名师访谈  >    内容

你知道爱人的悲伤吗?(下)

作者:佚名|文章出处: 解放网-新闻晨报|更新时间:2010-06-04

  你听到了吗?你的爱人说了很多了,她觉得不被尊重

  贝曼:(问男方)你听到了吗?她说了很多了。觉得不被尊重,没有被倾听。她要保护自己,所以她就更防御。就像你有的时候也会这样的。但是她会更情绪化地去做。比你的情绪更强。

  (问女方)最后结束的时候会发生什么?你会去弥补吗,还是会保持原来的距离?接下来,你会做什么?你会更忙吗?忙著跟孩子在一起?

  女:我就会有一种想法,我想完全依靠自己的能力把自己全部的生活搞好。无论是家庭、工作、生活、孩子,都靠一个人搞好。所以我觉得我很累。这种情绪积聚到一定的程度,就会爆发。我会有一些暴力的情绪。我觉得这是他不理解我造成的。

  贝曼:但还记得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吗?他有一个好的初衷,他把这个好的初衷变成了自己的工作,这个工作就是要让你成长。如果你不想要的话,他就会要你去做。当他试著不断要你去做的时候,你就开始保护自己了。你觉得不被尊重,不被接纳,所以你就开始退缩。然后你说好,我会要存活下去的。那我就自己做。我要满足自己的快乐。我就要放下自己的婚姻。告诉我,你孤单的那一面现在在做什么?我只是想让你说出,你的心里都发生了什么?因为我没有留意到他看到了这一点,我想让他看到这一点。(女士伤心地流泪)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  贝曼:记得吗(问男方),我说从你改变你开始。你是如何表现你关爱的那一面的呢?我没有看见她留意到你的关爱。你的感受是什么,当她逃避你的时候?她在保护自己。你是怎么表示出你的关爱的呢?看看你能否告诉我。有效吗?是语言吗,还是态度,还是行动?还是你只是放在心里面。

  男:我觉得我表达爱的方式,通常是选择做些事情。比如这个家庭,我在承担主要的经济责任。我觉得我给这个家提供了比较宽裕的经济条件,这个可能是我为这个家庭做的事情。另外,我觉得我有能力给她工作上一些指导。

  贝曼:我听到了这些,而且我听说这些都没有效。你愿不愿意尝试一些新的方法,带著一些希望,或者一些可能性。因为现在看来,即使你给家带来越来越多的钱,我猜测,也不会有再大的效果的。你愿不愿做点别的事情。你愿不愿意倾听她,只是倾听她。听她的悲伤,听她的恐惧,听她的失望。用你的心。

  男:这个我愿意。但是,从理智上来讲,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感受。

  贝曼:大多数的时候,你只是停留在“做事情”这个层面。我来告诉你一些其他的情况吧。请给我一张冰山图。

  记者注:萨提亚认为,每个人都有一个内在系统。这个内在系统可以用“冰山”的隐喻来说明。(见左图)通常人们只看到自己或别人的行为,但其实,这只是这个人很小的一部分,更多的部分则隐藏在“冰山”的下层,即黑线下面的部分。分别是:1,行为;2,应对模式;(1、2在黑线上面,人们通常看到的部分)3,感受;4,观点;5,期待;6,渴望;7,自己。萨提亚希望人们可以透过行为,看到人的内在,从而更能理解自己和别人。

  压抑是为了遮掩悲伤。压抑的时候,你会做些什么呢?

  贝曼:你讲的都是最上面的“行为”,现在我们要到内在,看一下她的感受,她的渴望。她渴望被爱,被接纳,然而你很容易地回到“行为”上。你总是停留在“行为”那儿,钱啊,教她做得更好啊,都是“行为”。“行为”是没有感受的。我听到你没有连接到妻子渴望的这部分,所以我希望你做的是,多进到妻子渴望的这个层面,把“行为”的这个层面放到一边,进到妻子渴望的爱的层面、关心的层面,去发现她更深的层面。记住,你是非常聪明的男人。所以,我不用给你什么大的建议,只是给你一个画面,这个画面就是建议你试著不要停留在“行为”这个层面,而是进入更深的层面。

  男:我经常感觉到,无论是工作中,还是去外面旅游,我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喜悦、悲伤、愤怒。好像我的情绪都是很平的,没有什么起伏。也有朋友告诉我,我的行为和感受是脱节的。我不知道这是怎么造成的。有时,我会觉得这对我也挺好的。因为有时候,我的工作会让我有很强的挫败感,如果我过度感受我的感受,我的工作就很难做下去了。

  贝曼:我很欣赏中国人的就是平衡,感受也是需要平衡的,头脑也需要平衡的,不能极端的。其实你有很好的初衷,只是被掩盖住了。看看都发生了什么?有分开,有悲伤。今天至少看看这些想法。(问女方)当我这样跟他讲话的时候,你的感受是什么?

  女:我觉得我的情绪得到了一些释放。有时会有一种压抑的感受。

  贝曼:你知道,压抑或者是抑郁,只是一种很好的遮掩的方式。遮掩你的悲伤、愤怒的情绪。所以,让我们再看一下你的防御机制。当你感到压抑时,你会做什么呢?

  女:我会去降低他在我心中的位置。我的一些朋友,在看到我前后这两年的变化,会给我一个评价,说我似乎比以前更坚强了。但是,对我而言,我不知道,这是好事还是坏事(哭泣)。所以,有些事情,让我自己都不能理解。我先生在努力地挣钱,努力地改善我们家的生活条件。最近,家里也会做一个比较大的投资。按理说,我作为他的太太,应该觉得蛮开心的。可是,我觉得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多少关系。我不知道,我为什么会这样。

  贝曼:但也许我们要改变一些什么。改变你们之间关爱对方的方法。你们需要彼此连接到冰山的底层,而不是“行为”层,不是钱,不是工作,而是作为两个人。在这一刻,需要不同的看待,需要不同的改变。你们可以自己获得力量,你愿意看到这一点吗?(问男方),你对这一切都了解吗?

  我觉得,花时间去揣摩爱人的感受,很浪费时间我成长的家庭,也是没有什么爱的表达的

  男:我能感觉到她是这样的感受。只是我似乎没有那么强烈的意愿要去改变这一切。

  贝曼:这样的想法,就会让你那个“想帮她成长”的想法只是一种想法,而不可能真正帮助到她。如果你说“我没有什么强烈的意愿要去改变这一切”。因为她真的不重要,钱、工作更重要。所以,她真的不重要。如果她重要,你就会愿意去改变。因为她太不快乐了,所以你也没法快乐。但如果她不那么重要的话,那你就会让她走,而你仍留在你的头脑里。这是不是你的感觉呢?(问女方)这是不是你平时感觉到的呢?

  女:是的。

  贝曼:你怎么能让她变得重要呢?

  男:我不太理解,我为什么要把她放在第一位呢?我为什么不能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呢。我不把她放在第一位,并不代表我不爱她啊。

  贝曼:可以啊,那你最好告诉她,你娶了工作。所以你娶了一个错误的女人。

  男:我想说的是,不是说她不是那个我要的爱人,只是我想说,我不觉得排序能影响到重要性。我不觉得。难到我把她排在第三位就意味著不爱她吗?

  贝曼:我不知道,我还以为她排第一百呢,目前为止。事实上,听起来的情况好像是,如果我们把所有重要的事情排个顺序,她可能都不在这个清单里。不论你的意愿如何,她的感受和她所接受到的,就是她的现实。我看到的现实是,她是在痛中,她不在你的清单上。

  男:你是说,你发现我没有那么爱他。

  贝曼:我听到你所做的事情,以及我看到的她的感受,我好像看不到你与你爱人之间有任何的交叉点。看上去,你有一个很好的初衷。我很想停在那个地方,但是此刻,我们好像有很多争执,你一直在问:我为什么要那样呢?我为什么要让她显得那样重要呢?如果你想修复你的婚姻,你就要做些改变。而看起来,好像需要你先改变。不是因为你更差,而是因为如果你先来改变的话,改变到让你回到你好的初衷那里,那她就可以相信你,回到你身边。那你们就可以修复婚姻了。重要的问题是,她到底有多重要。

  男:我是觉得,花时间去揣摩她的感受,说爱啊什么的,浪费时间。以前会有这种感觉。包括我的成长的家庭,以前也是没有什么爱的表达的。

  我要告诉你们,婚姻是很重要的,爱人很重要

  贝曼:这就是我想让她听到的。所以,你在你的家庭里并没有学到太多。我们来看看,你的“行为”是:努力挣钱,还有就是帮助她成长。而你通常的“姿态“是:要么回避,要么指责。有的时候,她做得更多的是回避,现在是逃回到内在,压抑自己。有时,她会反击。你的“感受”很少,你停留在你的头脑里。我问你,那你如何对待“感受”呢?你说,也许那不太重要。然后,当你说“感受”不重要的时候,她就会逃避。所以,首先的邀请就是,你要认为这段关系重要,重要到足够让你改变。改变就是让你自己完整地活,而不只是活在头脑里。我要告诉你,婚姻是很重要的,她很重要。

  男:我可以接受我可以更多地关心她,关心她的感受,您能给我一些建议吗?

  贝曼:有。助理,看一下我的日程表。告诉我我的安排。好的。我将邀请你们,在1月8日,我们再见面,然后帮助你。

  男:是在上海吗?

  贝曼:不,是在温哥华。

  男:太贵了。

  贝曼:她说的,你挣了很多钱。好。我将让大家看到,你们是如何被推动著前进的。同意的听众,请给我一些意见。(掌声)看到了吗。(问女方)你需要向你的上司申请吗,他允许你来见我吗?

  女:(笑)他一直说,他管不了我。

  贝曼:我觉得他管你管得很厉害。不是说工作这个层面,而是情绪这个层面。工作上面,我们可以把它放一边。情绪上面不能。这是不公平的。对你来说,这是不公平的,对他也是不公平的。尤其对你们的小孩子。好的,我们还有30秒的时间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

  世界上最好的婚姻,就是基于报复的。比它更好的,就是谋杀

  女:说出来感觉好多了。因为他经常连说的机会都不给我。

  贝曼:还有什么?

  女:还有就是在再见到您之前,我脑子里想的就是,他怎么对我,我就怎么对他。

  贝曼:这个称为报复。这世界上最好的婚姻,就是基于报复的。比它更好的,就是谋杀。如果你想要最好的,那就把他谋杀了。如果想要第二好的,那就报复。这是没有效的。他教了你很多了。为什么你不教教他如何去感受事情呢?你在这方面,比他好多了。所以,在见面之前,你可以教他如何去感受,如何去倾听。你看一下,他在点头,点头了三次。

  女:他就是这样的。答应得很快,然后做不到。

  贝曼:他是个很好的生意人,他如果知道这个事情有赚头,他会做的。所以,他会改变的。但是报复是不好的。爱、关心、接纳,是你的工作。而你的工作是(对男方),倾听她和你自己的内在。(掌声)

  男:我可以说两句吗?(可以)我觉得今天这个会谈很好,因为之前我一直想改变这个状况,但是不得其法。您刚刚说,我可以向她学习感受,我也觉得是这样的。我很愿意在这方面向她学习。(掌声)

  女:今天非常感谢贝曼老师,因为在这样一个环境下,我听到他说了一句话,就是他承认他的情商比我低。(众人笑)而之前,他一直认为他每个方面都比我强。但在这里,我确实可以客观地说,他的工作能力确实比我强。我觉得,这就提醒我们怎样去平衡,然后在婚姻当中让自己做得更好。情绪化和阶级对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(众人掌声)

  (感谢萨提亚国际学院上海分中心对此文提供的帮助)


标签: